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都市 > 戰神醫婿
    《戰神醫婿》最新章節 戰神醫婿楚天林心怡全文閱讀

    戰神醫婿 一筆夢塵

    主角:楚天林心怡
    主角是楚天林心怡的小說是《戰神醫婿》,它的作者是一筆夢塵寫的一都市類小說,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六年戎馬,楚天成就無上至尊醫神,為了贖罪,他榮耀回歸,卻發現自己多了個女兒.......
    狀態: 已完結 時間: 2020-10-23 11:19:39
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“砰!”

    “砰!”

    “砰!”

    西境,寒風凌冽,一排排身穿軍衣的戰士整齊劃一地邁著步子。

    他們是炎國西境的守衛者,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經過血與火磨礪的戰士,這是一只鐵與血打造出來的不敗雄師!

    他們用自己的血和汗,甚至是生命來守衛著西境邊境,不讓任何敵酋跨進我炎國一步!

    一輛軍用吉普緩緩而過,所有士兵“啪”地一聲停下,右手齊眉,敬禮,一臉肅穆且崇拜地抬頭看向軍車上那一道挺拔的身影。

    他們的目光之中全都是狂熱和憧憬以及感激之色。

    這個年輕身影的主人,是他們在西境戰場上的信仰和希望。

    因為這個年輕的男人不僅戰力無雙,更是醫術通神。

    西境所有活下來的軍士,無一不受到過他的恩惠,那個男人,給予了他們二次生命,給予了他們無上的榮耀!

    他便是西境之主——至尊醫神!

    “恭迎醫神!”

    “恭迎醫神!”

    ......

    撼天的吶喊聲忽然想起,聲震山林。

    可男子的堅毅如刀削的臉上卻沒有因此有任何的欣喜和自豪。

    相反,他指了指遠處的一些骨灰盒和衣冠冢,沉聲說道:“敵酋已退,可今天卻并非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,今天,是為那些不幸死在戰場上的兄弟們祭拜的日子?!?/p>

    聽聞這話,所有的將士沉默了下來,看向那些為國犧牲的英雄們,眼眶泛紅。

    這里有著他們的戰友兄弟!

    男子跳下軍車,邁著堅毅的步伐走到紀念碑前,在所有人的矚目下,忽然摘下胸口一枚劍狀的徽章。

    “至尊,不可!”

    看到男子的行為,他身旁的光頭男子忽然喊道。

    “有何不可?”男子回頭。

    葉峰一臉鄭重地說道:“至尊,這是國之重器,這是國家對您的認可,是無上的榮耀,您......萬萬不可!”

    “至尊,萬萬不可!請收回成命!”

    下方眾將士也出言規勸。

    轉身掃視著下方的將士,楚天沉聲喊道:“何謂國之重器?你們,還有他們,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國之重器!”

    他指向紀念碑,雙眼泛紅,“沒有這些兄弟們的犧牲,何來這所謂的榮耀?沒有你們的流血,何來西境的安定?”

    聽完這些話,這些經歷了血與火的戰士們,紛紛落淚。

    見眾人不在阻攔,楚天將勛章放在了碑前,端起一碗酒,一飲而盡,“兄弟們,一路走好!”

    “一路走好!”

    “一路走好!”

    ......

    整個西境所有將士,全都摘下軍帽,全體肅靜。

    半晌之后,楚天開口道:“兄弟們,整整六年時間,如今的西境已然固若金湯,我也是時候離開了,如果有緣,我們再相聚!”

    一聽這話,整個西境一片嘩然。

    “至尊,西境不能沒有你??!”一旁的葉峰趕緊出言阻止。

    “至尊,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我們怎么辦?”

    ......

    感覺到兄弟們的不舍和哀求,楚天也眼眶泛紅,仰了仰頭,哽咽道:“一群大老爺們哭哭啼啼的像個娘們,老子楚天帶的兵就這么點出息?”

    可他這話一出,下方的將士徹底的崩潰了。

    這個年輕的男人,在他們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是他們唯一的信仰,是所有將士努力的目標和偶像。

    之前一役足以讓他功成名就,成為炎國最年輕的上將,可他卻選擇離開軍中?!

    “兄弟們,咱們是爺們,欠了債,那就得還?!背鞌D出一抹微笑,“六年了,有些債,也該還了。咱們有緣再見!”

    說罷,楚天飲完最后一碗酒,在所有軍士淚目下離開。

    下方眾將士看著楚天離開,全都放聲痛哭了起來。

    誰能想到,炎國最強的西境軍居然會哭的像一群孩子?

    他們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不曾流淚。

    負傷慘重不曾流淚。

    可是現在他們哭了。

    因為,他們心中的神要離他們而去!

    “恭送至尊!”

    “恭送至尊!”

    ......

    聽著身后源源不斷的吶喊聲,楚天也早已落淚,可是他必須要回去,六年了,他辜負了那個女人六年,如今,是時候去還債了!

    兩天后,皖州國際機場外。

    兩個身形挺拔,面色堅毅的男子一前一后地走出機場。

    “至尊,現在去哪?”

    光頭男子名叫張虎,是楚天手下四大戰將之一,跟著楚天一同離開西境。

    楚天看了張虎一眼,沉聲說道:“離開軍中,不要再喊我至尊?!?/p>

    “是!”張虎立正回答。

    看著張虎,楚天搖了搖頭,沉吟一番,緩緩開口:“今天清明,先去給老爺子上個墳吧?!?/p>

    ......

    清明,皖州西山公墓,人潮涌動。

    林問天的墳前。

    看著墓碑上老者面帶微笑的灰白照片,想起往日種種,楚天的眼眶漸漸地濕潤了起來。

    “噗通”一聲,楚天跪在了碑前,哽咽道:“爺爺,對不起,我......回來晚了!”

    一旁的張虎虎目一動,滿是震驚。

    西境至尊醫神,流血不流淚,可是此刻居然在一個老人的墓前下跪流淚,表現出如此軟弱的一面。

    這老者究竟是誰?

    “您放心,只要我活著一天,我便會守護心怡一天,哪怕付出血的代價,也在所不惜!”

    獻完一束鮮花,楚天擦干眼淚起身。

    “走吧?!?/p>

    他剛起身,扭頭一看,只見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正怯生生地盯著自己。

    女孩穿著一套粉色的公主裙,白皙的臉上有著精致的五官,一雙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閃動著,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,就仿佛是個瓷娃娃一般,很是可愛。

    不知道為什么,看著小女孩,楚天心中忽然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,那是一種天生的親近感。

    看了一眼小女孩周圍,沒有任何大人,楚天皺眉,走到小女孩身邊,蹲了下來,擠出一抹最溫柔的笑,柔聲說道:“小妹妹,你怎么一個人跑到這里來了?你爸爸媽媽呢?”

    小女孩忽閃著漆黑如墨的大眼睛,奶聲奶氣地說道:“你就是爸爸?!?/p>

    楚天和張虎一聽,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    看著小女孩怯生生的模樣,楚天心想,如果自己沒有離開,恐怕孩子也和眼前的女孩差不多大了吧?

    “小妹妹,你認錯人了,我不是你爸爸?!背煨Φ溃骸澳闶遣皇亲邅G了?叔叔帶你去找媽媽?”

    可是楚天剛牽起女孩的手,女孩便“哇”地一聲哭了起來,“爸爸不要寶兒了,寶兒是沒有爸爸的孩子了。嗚嗚嗚......”

    看著小女孩這幅模樣,楚天哭笑不得,一旁的張虎憨憨笑道:“天哥,這女娃生的好看,跟你有幾分相似,說不定真是你閨女?!?/p>

    “瞎說什么呢?”楚天眉頭一皺。

    小女孩一聽,哭的更厲害,惹得楚天這位西境至尊醫神一時間有些束手無策。

    張虎笑道:“天哥,這女娃兒生的好看,她媽媽肯定也不差,要不你就做她爹得了?!?/p>

    “胡鬧!”

    楚天一聽,眉頭一皺,張虎立刻縮了縮腦袋。

    而寶兒微微一頓,隨即哭的更兇了,“哇,爸爸不要寶兒,還兇寶兒,嗚嗚嗚,寶兒不喜歡爸爸了......”

    聽到瓷娃娃這么哭,立刻吸引了周圍上墳的人。

    “這男人真不是東西,連自己的閨女都不認了,簡直不是東西?!?/p>

    “就是,人模狗樣的,連這么可愛的孩子都舍得扔,太混蛋了?!?/p>

    ......

    面對周圍人的指責,楚天苦笑不已。

    只能哄著寶兒,說道:“寶兒是吧?你聽話,我帶你去找媽媽,好不好?”

    聽到楚天的話,寶兒停了下來,漆黑如墨的大眼睛閃動著,“好啊好啊,媽媽也很想爸爸的。爸爸,我們去找媽媽吧?!?/p>

    將寶兒哄好,兩人將她送到公墓管理處,雖然女孩很可愛,但是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    兩人將小女孩送到公墓管理處,離開沒有多久,一個挽著發髻,穿著黑色禮服的年輕靚麗女子沖了進來。

    女子生的美麗,黑色的禮服將她本就白皙如羊脂玉的皮膚映襯的更加***,白凈的鵝蛋臉,將東方女性特有的柔美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    鵝蛋臉上一雙美眸閃爍著焦急,瓊鼻之下,一雙紅唇微微張開,讓人欲一親芳澤。

    看到寶兒之后,女子驚魂未定地將寶兒緊緊地摟在了懷里,隨即責備道:“寶兒,媽媽不是讓你站在那邊不要亂跑的么?你怎么這么不聽話!你要是走丟了,你讓媽媽可怎么活?”

    說著,女子忍不住流下兩行清淚。

    女兒便是她的命,如果不是為了女兒,她恐怕活不到今時今日。

    “媽媽,寶兒看到爸爸了?!睂殐何恍?,白凈的小臉上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。

    一聽這話,黑色禮服的女孩子身子一顫,杏眼之中閃過一抹迷茫。

    “可是爸爸不認識寶兒,不要寶兒了,媽媽,怎么辦呀?”寶兒自顧自地說著,嘟囔著小嘴,有些生氣,又有些煩惱。

    然,林心怡的心中卻充滿了震撼。

    那個男人,真的回來了?

    “我跟你說過,你爸爸已經死了,寶兒,我們去祭拜太爺爺吧,以后,不要再說傻話了。聽見沒有?”林心怡皺著眉,聲音高了幾分。

    寶兒看著媽媽這樣,嘟了嘟小嘴,低下腦袋“哦”了一聲,便灰溜溜的跟著朝外面走去。

    六年了,你離開了六年,為什么還要回來?為什么?!

    小說《戰神醫婿》 第1章 醫神回歸 試讀結束。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无套内谢极品少妇
   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