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現情 > 夢回京華鎖春秋
    《夢回京華鎖春秋》最新章節 夢回京華鎖春秋云晚席墨辭席七爺全文閱讀

    夢回京華鎖春秋 明藥

    主角:云晚席墨辭席七爺
    主角是云晚席墨辭席七爺的小說是《夢回京華鎖春秋》,它的作者是明藥寫的一現情類小說,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云晚還未出生的時候,父親就已經去世了,母親沒多久就改嫁了,留下她跟外婆相依為命。自幼缺乏關愛的她卻遇....
    狀態: 連載中 時間: 2022-11-09 11:06:38
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遇到那個男人,云晚才知道做女人的滋味,是何等銷魂快活。

    一艘巨輪在海上緩慢出航,巨輪劃開海面,船頭燈照亮黢黑前方,浪花翻滾。

    凌晨一點,云晚披了件風氅,立在甲板,她失眠了。

    倏然,她嗅到了淡淡香煙氣息,猛然回頭,瞧見一人趴伏在她不遠處的護欄上,正在吸煙。

    是個男人。

    甲板上的燈光淡,男人一雙纖長勻停手指,夾住煙草,無端添了幾分矜貴。

    他很白,衣領露出的一點皮膚,瓷白似釉。

    可能是察覺到了云晚的窺探,他轉過臉。

    云晚倒吸一口氣。

    不為旁的,只因這人漂亮得令人窒息。他雙眸慵懶,薄唇高鼻,識人時候也帶著一些疏遠。

    云晚下意識打了聲招呼:“你好?!?/p>

    男人轉過臉,繼續吸煙,沒有理睬她的意思。

    她有點尷尬。

    可是男人隨意遞過來的眼風,似透過了她的心。

    云晚這次乘坐游輪,是從香港回家——她聽聞外婆身體欠佳,加上她在香港遇到了一些事想要躲避,才急急忙忙北進。

    她待要回去,這時,甲板的另一邊傳來腳步聲,還夾著女子笑聲。

    皮鞋、高跟鞋都拖在地上,一連串聲響,攪擾了此刻的安靜。

    云晚手上拿著煙草,往那里看了眼。

    來了一對年輕男女,都是醉醺醺的,彼此糾纏不休。

    晚上,云晚黑發黑色風氅,2個醉鬼并沒有瞧見她。

    云晚掌心汗濕了。

    她從未這般緊張過。

    那里腳步聲消失,她轉身就走,倏然身后的人開腔:“喂,小姐……”

    云晚嚇一跳。

    男人的聲響,比方才那個出軌的男人更悅耳。

    “你鑰匙掉了?!彼?。

    云晚低頭,發現自己船倉門鑰匙,不知何時掉在了地上。

    她急忙去撿。

    一時有些癡了。

    巨型游輪奢華。

    特等艙寬敞,有獨立浴室,也有管家。

    云晚不太愛外出,每日飯菜都是管家端到她房間門口。

    除了心情不佳,也是因為她不想招惹麻煩——她生得太艷,而游輪上有些男的太閑了,會不斷招惹她。

    她不想在游輪上揍人,因此總是避開群體。

    但今日實在太煩了,她早上看不進去書,仍被昨晚碰到的那一幕影響著,因此她決定戴個帽子,去公共甲板走走。

    英倫淑女帽帶著面網,能夠遮掩她上半張臉。

    早上陽光好,公共甲板上擠滿了曬太陽得人。云晚尋了個僻靜處,坐著來看報刊。

    旁邊有兩戶人家,估計是熟識的,正在說笑;他們帶著的四五個孩子,都是半大不小,圍繞他們蹦跳打鬧。

    熱熱鬧鬧的,喧鬧無比,云晚的情緒略微開朗一些。

    “唉,那是不是席七爺?”倏然,旁邊有男人說。

    “席七爺”三個字,莫名叫云晚有點好奇——不為旁的,她生母杜曉沁再嫁后,嫁給了燕城席家的四爺。

    她抬眸,沿著那男人指的方向,瞧見了一男子。

    男子依靠著護欄吸煙,背對他們。冷白皮膚,兩鬢鴉青,一襲純色長衫,穿在他身上別樣的漂亮,肩背雅致。

    席七爺這時候轉過臉,云晚的呼吸略微屏?。菏撬?。

    昨晚那個在甲板上的男人。

    云晚莫名不自在起來。

    她站起身,準備繞開群體,往公共船倉這邊的歌舞廳去坐坐。

    云晚尋了個靠近角落位置,侍者給她點了酒水,她便默默靜座。

    有人朝她走過來,她本能警惕。

    男人已經坐在她旁邊。

    云晚再次呼吸一緊,莫名感覺到了緊張。

    男人坐在她身邊,攤開掌心,一只女性金腕表出現在他手里。

    他看向了云晚:“是你掉的嗎?”

    云晚錯愕。

    確實是她的手表,她在香港時候買的,背后還刻了一個“晚”字。

    什么時候掉的?

    她伸手來拿:“是我?!?/p>

    她手指碰觸男人掌心。

    手表很涼,而他的掌心更涼,像是握了一團冰。

    云晚指尖卻仿佛被燙了下。

    “……什么時候掉的,我竟然不清楚?!彼?,像是沒話找話,來遮掩她的緊張。她控制著呼吸的節奏,話也說得很慢。

    “昨晚?!蹦腥说?。

    云晚倏然感覺到了一陣臉紅。

    昨晚,真是個香靡的夜晚。

    “……你撿鑰匙的時候,估計是彎腰從兜里滑落了?!彼值?。

    云晚這手表,昨日確實放到衣衫口袋里的,因為她潔面時候取了下去。

    她竟沒留意到。

    太驚慌了。

    都是昨晚那對狗男女鬧騰的。

    “謝謝?!彼v。

    男人卻問:“你打算怎樣謝我?”

    準備怎樣謝我?

    他說這話時,語氣輕緩,不帶任何情緒,只是淡淡看向她。

    他有雙特別好看的眼,眸光平靜得有點冷,但長得極其英俊,五官組合在一處,似上蒼精心雕琢。

    “我請您吃飯?”云晚試探著問。

    “也可?!彼?。

    時間還早,餐廳尚未開門,他們便坐在歌舞廳,閑聊起來。

    他告訴云晚:“姓席,席墨辭?!?/p>

    云晚也把自己名字告訴了他。

    十點半,倆人去了餐廳。

    餐廳剛剛開門,只坐了一對夫妻。

    女的好像很頭疼,時不時揉按眉間。她丈夫給她倒了杯水:“叫你少喝點,偏偏不聽?!?/p>

    女性嬌嗔:“你喝得更多,醉得不省人事?!?/p>

    男人笑道:“我酒勁比你好?!?/p>

    云晚聽到聲音,便看了過去。

    女性正是昨晚偷腥的那位。她穿了件水粉色洋裙,里邊可能沒穿緊身衣,胸脯隨著她的動作晃晃蕩蕩的。

    撩人。

    云晚發不免再次尷尬。

    席墨辭卻恍如不覺,尋了個位置坐著。侍者過來點餐,他點了幾樣菜,又問云晚吃什么。

    云晚也隨意點了兩樣。

    席墨辭話不多,但云晚跟他在一起,并不會很難受。

    她好像認識他很久一樣。

    快要結束的時候,餐廳里人越來越多,云晚去洗手間。

    餐后,她準備回房,去聽見席墨辭問她:“要不要去看電影?”

    云晚微訝:“還有電影看?”

    云晚:“……”

    在香港的時候,也有男生約她看電影、喝咖啡??伤靼?,那是追求她,她都回絕了。

    而此刻,她居然很想去。

    云晚想了下:“好?!?/p>

    他們倆往頭等艙回,去那邊的電影廳。

    路上,云晚有點后悔。

    她跟這人不熟,才見了兩次面,竟然要和他去看電影。

    而電影廳里沒人。

    云晚和席墨辭再次選了靠后的位置,等待著電影放映。

    這時,進來幾個人,有說有笑的。

    “我們走吧?”云晚心煩氣躁,只感覺這些人實在太不要臉。

    她不想大聲講話,因此靠近了席墨辭耳旁。

    沒想到,席墨辭這時候恰好回頭,他的唇,從云晚唇瓣擦過。

    云晚:“……”

    一陣酥麻,從她嘴角蕩開,她下意識咬了咬唇。

    席墨辭:“抱歉?!?/p>

    云晚臉通紅,搖搖頭。

    “你想說什么?”他卻靠近,呼吸幾乎在她的臉側。

    他的唇,貼著她耳朵。

    他氣息是冰涼的,唇也涼;而云晚的余光,再次瞧見了他褲子那里撐起了的包。

    她一時呼吸緊蹙。

    “我們走吧?!彼v。

    席墨辭點頭:“行?!?/p>

    云晚和席墨辭回去。

    回到房間,云晚想起今天碰到的那一幕幕,只感覺跟中了毒一樣。

    她站在鏡子前,手指從自己嘴角緩緩擦過。

    那被席墨辭不小心親到的地方。

    夜里,云晚撫摸自己平坦小腹,總感覺那里有一團火在燃燒著。

    慢慢睡著了。

    睡夢中,好像有一雙冰涼的手,緩緩撫摸著她臉頰,低低叫她:“晚兒……”

    冰涼氣息貼上了她唇。

    翌日早起,云晚坐在床上發了片刻的呆。原來,她昨晚夢到了隔壁的席墨辭么?

    她換衣梳洗,隨后搖鈴。

    管家把早餐車推了過來。

    云晚取早餐時,席墨辭恰好外出,云晚便向他說:“早安?!?/p>

    他點點頭,錯身而過。

    因知道隔壁兩間住著席墨辭和他仆從,云晚便安安心心去個人甲板的藤椅里看書、小憩。

    隔壁一直沒動靜。

    黃昏時候,落日熔金,將海面染上了但淡淡金黃色;一望無垠的海,沒有邊際,人在其中顯得格外渺小。

    云晚趴到護欄上看了一會兒日落。

    身后有開陽臺門的聲音。

    片刻,有人走出來。

    云晚回頭,席墨辭披了滿身的夕陽,也走向了個人甲板。

    “席先生,你好?!痹仆碇鲃哟蛘泻?。

    席墨辭嗯了聲。

    他遞了一個橘子過來。

    “乘船多吃桔子,不容易得病?!彼f。

    云晚道謝,接了過來。她的手指,無意在他掌心一劃,軟若無骨。在這個瞬間,她自己都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故意。

    她低頭沒敢看他,剝掉了桔子皮。

    果香四溢。

    黃澄澄的橘子,比夕陽更金燦。云晚剝好了,分成兩半,給了他一半。

    席墨辭接過來,嘗了一瓣。

    云晚也吃了。

    很甜,果實在嘴里爆開,每一株都是香甜芬芳的果汁。

    她莫名心跳如鼓,有點臉紅一樣。

    席墨辭則道:“你好像不太外出?!?/p>

    云晚:“容易遇到一些麻煩?!?/p>

    席墨辭頷首,似乎很理解:“像你這樣單身的美人,的確很容易招惹不軌之徒?!?/p>

    他夸她美麗。

    簡簡單單一句話,云晚卻感覺華麗無比。

    在這個瞬間,她很想和他發生一點浪漫——兩人同居一段路,下船以后永不相見,沒有負擔。

    她鬼迷心竅了般。

    “……我晚上想去大餐廳吃飯,你能不能陪我?”云晚忽然問他,“我一個人害怕?!?/p>

    席墨辭:“能夠?!?/p>

    她微笑了下。

    席墨辭怔了怔。

    夕陽鋪滿了她的臉,她眸子沾染了一層霞光,一瞬間美得

    小說《夢回京華鎖春秋》 第1章 杜曉沁席七爺母親改嫁 試讀結束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无套内谢极品少妇
   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