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資訊 > 劍影俠行無彈窗閱讀-李修羅牡丹朵朵小說全文

    劍影俠行無彈窗閱讀-李修羅牡丹朵朵小說全文

    2021-04-17 09:13:06   編輯:半青
    • 劍影俠行 劍影俠行

      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悍匪,一個視財如命的飛賊,二人機緣巧合之下結伴闖蕩江湖。本以為是賊與匪的尋常故事,誰曾想遠古魔劍如影隨形,竟而引來上宇天龍八魔捕殺。蜀山暗潮涌動,派大弟子蘇星河保護李修羅帶回魔劍,并找...

      殘花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  小說詳情

    《劍影俠行》 小說介紹

    人氣小說《劍影俠行》由著名作者殘花最新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小說中的主人公是李修羅牡丹朵朵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悍匪,一個視財如命的飛賊,二人機緣巧合之下結伴闖蕩江湖。本以為是賊與匪的尋常故事,誰曾想遠古魔劍如影隨形,竟而引來上宇天龍八魔捕殺。蜀山暗潮涌動,派大弟子蘇星河保護李修羅帶回魔劍,并找到青龍符,白虎旗,朱雀印,宣武令,上古靈器,渡化劍中魔劍靈。殊不知四大靈器,早已轉世為人。而彼時的魔族四大首領,萬妖之師鯤鵬,妖王帝俊,皇古天帝東皇太一和萬物之祖女媧為了各自的目的,早是覬覦魔劍良久。其中萬妖之師鯤鵬化名為桀鵬,通過透天儀找到李修羅的蹤跡,并全力奪劍。族千其類,羽萬其名。一起在修羅的仙俠故事里,時空中演繹浩瀚壯麗的史詩吧!

    《劍影俠行》 第13章 地牢 免費試讀

    “呃~~~”

    自責的蘇星河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一跳,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地方還有人。

    這里的人不少,可他之前著急的模樣卻疏忽了。

    “喂,你小子新來的?”

    “這小子一定是新來的.......”

    “喲,遭了,遭了.......”

    嘈雜的聲音斥滿了這感覺并不大的地牢。

    但他聽了還有些欣慰,因為他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。

    “哇......哇......”

    這是一聲嬰兒的啼哭,他是被嚇醒的。

    這里怎么會有嬰兒?

    “諸位,我是修仙之.......”

    蘇星河自然不愿意這樣坐以待斃,他依舊對自己的信仰充滿著信心,可這一句話沒說完,只聽一個婦人“嗤”的一聲笑。

    “你這娃兒真是天真,這地牢不大卻是有二百三十一人,我們在這地牢里已經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,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過太陽了,我們也想把希望寄托在修仙人的身上,可我們已經沒了希望?!?/p>

    這話宛如黑夜里的一陣會殺人的暖風,看不見也摸不著,但卻是很舒服,舒服中又帶著對黑暗的恐懼。

    “唰!”

    一顆豆大的汗珠順著蘇星河的鼻尖摔在了地上。

    “小子,你身上中毒了吧,這毒是什么滋味兒的???”

    一個憨厚的聲音傳了過來,是個漢子。

    “難受,很難受!”

    “難受就對了,這可是天下第一暗器門派鹿兒莊的抽髓麻啊?!?/p>

    “抽髓麻,這是何物?”

    “小子,你先回答我,你是打哪來的?”

    “咕!”蘇星河咽了口唾沫,心中想到自己是天下第一門派蜀山的大師兄,若是告訴了他們,豈不丟人,當下說道:

    “哥兒,家師有命,恕不奉......”

    “罷了,罷了!”

    又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,這個是個女娃兒的聲音,嬌滴滴的語氣中帶著盈盈的笑,她定是個愛笑的女孩兒。

    “這位新來的大哥,老曹瞎問的,這抽髓麻是我莊子里的第一毒藥?!?/p>

    “你的莊子?”

    蘇星河一聲發問,他早就感覺到了奇怪,明白事情絕非一般。

    “唉~”

    一聲嘆息,又是那婦人接話說道:

    “小兄弟,你千不該,萬不該來這鹿兒莊啊.......”

    此話一出,噓聲四起。

    “鹿兒莊本是天下第一大莊,百年前就有為始皇帝煉藥的榮耀,百年后更是在老爺子鹿雄杰的帶領下走向輝煌,一時間光芒萬丈,不可一世,在江湖上那是何等的地位。

    后來老爺子生了三個兒子,這三個兒子各個都是煉藥燒丹的好手。

    其中大兒子鹿長生自己冶煉的“忘我心”這一奇毒,更是不可一世,這毒能讓人迷失自我,在俗世中荒淫無度的活著,更能讓人失憶,這樣的江湖奇毒,很快便被天下所有的鏢局和游俠采用了。

    大爺鹿長生更是被冠以“毒王”的稱號。

    二爺鹿長平比之大哥雖有不及,可他貴氣十足的外表和俠肝義膽的心腸實乃鹿兒莊的門面,他武功極高,一把鐵扇曾打退過不計其數的山匪,并州府衙更是頒以了一塊“并州大俠”的牌子,幾時間也是風光萬丈。

    三爺鹿長寧更是不用多說,不說那對法術無師自通的天賦,單是那過目不忘的神技,就叫人垂涎三尺?!?/p>

    婦人講說著鹿兒莊的事兒,蘇星河聽的卻是和自己之前聽得不一樣,現在的他已經不敢再輕易相信別人了。

    他并沒有說話。

    但聽著地牢里婦人說講,夾著嘈亂的呼吸,她的可信度極高。

    婦人繼續說著:

    “但也就是這樣的日子,沒過多久便迎來了噩夢,是大爺鹿長生娶了一房妻子,這房妻姓何。

    起初,他們恩愛有加,但時間過去了兩年,這才發現,何氏生不出孩子來,這對于當時威望蓋世的大爺來說無疑是怒雷劈頭一樣的打擊。

    之后,他對她越來越冷淡,一年也見不上幾次面的二人,終于在除夕夜爆發了,大爺帶回來了一個女人。

    這女人是煙花巷里的風塵女,也是鹿大爺年輕時的相好,當年因為名聲過響,不能與紅煙女做夫妻,這才娶了獨幽城第一劍神何太陰的女兒。

    但何氏不能誕下孩子,鹿大爺這才又找那紅煙女。

    這女人生的俊俏,第一次來鹿兒莊,那一身綾羅綢緞的模樣至今讓我印象深刻,但最醒眼的還是那隆起的小腹,當時已有八月之久。

    這一幕讓本就不得寵的何氏,終于再也換不來丈夫的一眼正視。

    鹿雄杰老爺子自然還是極力反對,不聽勸的鹿長生卻氣死了老爺子。

    從那之后,莊子一天比一天不景氣。

    而也就是在第九個月,噩夢降臨了!

    在第九個月,大爺一病不起,二爺玩物喪志,三爺修仙發癲。

    而第十個月,那二房產子之時,產出來的卻是一股邪氣。

    大爺一氣之下魂歸陰曹,二爺更是愈發玩世不恭,三爺干脆離家出走。

    之后的莊子便被大爺的二房姚氏一手遮天。

    而家丁婢子們,追隨她的會被她留下一條命,但卻要被毒啞嗓子,掏空耳朵,刺瞎雙眼。

    而不順從她的,她便將人關在這地牢里,吃喝自然不愁,只不過這暗無天日的日子卻沒個頭兒?!?/p>

    “唉~~~~”

    隨著婦人落下的話音,一聲聲嘆息又此起彼伏般傳了起來。

    可憐,他們都是可憐人,他們是有骨氣的人,他們是站在黑暗卻心中猶存光明的人。

    “啊,這......你是說這一切都是二夫人的陰謀?”

    蘇星河一聲質疑,盡管他就是被二夫人姚氏給關起來的,他也有點兒難以接受這一番話。

    她為什么會這么說?

    蘇星河不解,姚氏的權利不是何氏親自讓給她的嗎?鹿棋不是姚氏的兒子嗎?

    “唉~百年榮譽巔峰終于毀在了一個女人的手里,她的陰謀便是,在懷胎九月的時候用抽髓麻毒倒了大爺,又用忘我心毒瘋了二爺,最后用妖術嚇走了三爺?!?/p>

    “妖術?”

    蘇星河問道:“你說姚氏生的是一股邪氣,那么這莊子上的大公子鹿棋是哪來的?”

    “野種......”

    “那么你又說姚氏是篡權,可并州世人都說是大奶奶何氏親手把大權交付于她,你又當作何解釋?”

    得理不讓人的蘇星河一時間可能忘了自己就是被姚氏關起來的。

    “混小子,你跟誰吵吵叭喊的呢,你別忘了你是怎么進來的,那瘋女人把你關起來,你還替他說話,你到底是瘋是癲?”

    一個漢子對著蘇星河就是破口大罵。

    “哼,姚氏縱是萬般不對,自有天道輪回,我可以幫忙,但必須要知道真相!”

    “你這混......”

    “罷了!”

    漢子又要一聲大罵,卻被婦人給攔了下來。

    “小兄弟,你可見過那何氏?”

    蘇星河一想,自己除了和李修羅、朵朵、姚氏、鹿棋還有幾個婢子見過面以外,還真是沒有見過其他人。

    “沒有?!?/p>

    “我!就!是!何!氏!”

    婦人一字一頓的說出,而這一字一字的硬生生砸進了蘇星河的耳朵里。

    “什么?你...你...你....”

    這個說話的人就是何氏?但黑暗中蘇星河無處取證。

    “呃.....乖,娘在呢~~”

    什么?她還有孩子,在這只有一處巴掌大的地方,她還生了孩子?

    蘇星河的腦仁嗡嗡作響,想說點什么,卻也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    “我能生孩子,不能生的人是鹿大爺,所以那姚氏的孩子不是鹿家的種?!?/p>

    “呼~~呼~~”

    壓迫的環境叫蘇星河喘不過氣來,一時間仿佛一切都靜止了一樣。

    “小哥兒,你是會功夫的,待會兒她來問你話,你就順從她,然后逃了就是?!?/p>

    聽著這位談吐優雅,即使在黑暗中受委屈也為他人著想的夫人,蘇星河心中感觸頗多。

    他明白了。

    夫人又道:

    “我們沒有希望,我們身中劇毒,即使跑了也跑不遠,還不如死在莊子里。但哥兒你不同,你還年輕,并不明白這莊子錯綜復雜的關系,所以你逃了,她也并不會追你到天涯海角的?!?/p>

    “我......”

    蘇星河剛準備說話,只聽離著老遠的地方,傳來了一聲:

    “人得活著啊,活著就有希望!”

    活著就有希望。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无套内谢极品少妇
   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