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 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資訊 > 佟妮江陵免費閱讀無彈窗 佟妮江陵最新章節

    佟妮江陵免費閱讀無彈窗 佟妮江陵最新章節

    2022-10-22 11:24:28   編輯:傲之
    • 億萬物資:我在七零發家致富 億萬物資:我在七零發家致富

      佟妮穿越到七十年代,變成剛死了丈夫的小寡婦,軟萌女娃的便宜繼母,還有個動輒打罵的惡婆婆!作為身經百戰的社畜,她絕不可能輕易認輸!虐渣打臉,發家致富,雙管齊下兩手抓!且看她如何在四十年前的舊日子里,拉著...

      元寶寶 狀態:連載中 類型:資訊
      小說詳情

    《億萬物資:我在七零發家致富》 小說介紹

    佟妮江陵是作者元寶寶剛剛發行的一部小說中的男女主角。這部小說是難得的精品之作,沒有套路,情節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筆沒得說。那么佟妮江陵的結局如何呢,我們繼續往下看佟妮穿越到七十年代,變成剛死了丈夫的小寡婦,軟萌女娃的便宜繼母,還有個動輒打罵的惡婆婆!作為身經百戰的社畜,她絕不可能輕易認輸!虐渣打臉,發家致富,雙管齊下兩手抓!且看她如何在四十年前的舊日子里,拉著“婦女也頂半邊天”的橫幅,過得風生水起!而傳奇女性佟妮唯一一次栽跟頭就是......江陵:佟女士,我三天前在新聞報上刊登的求婚聲明,白紙黑字寫著:如果三天之內你都沒有刊登拒絕聲明,就是答應了!全城的讀者都能給我作證!從不看報紙的佟妮低頭看報:你......騙婚!

    《億萬物資:我在七零發家致富》 第4章 免費試讀

    負責接待佟妮的,是縣里的婦聯主任張梅。

    看著佟妮滿身的傷,還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孩子,孩子可憐兮兮的鉆進媽媽的懷中,她的心都要化了。

    可是她也無能為力,對于這種家庭糾紛,婦聯的作用還是調解。

    聽完佟妮的哭訴后,張梅放下手中的筆,沉默了一會,“這樣吧,你先帶著孩子回去,稍后我讓婦聯的同志去村里調查調差,再討論怎么協商解決這件事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!”

    對于這種官話,佟妮早就有心理準備了。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,她也沒指望婦聯能解決她的問題。

    她這次出來到縣城,就是要讓張家害怕,在村里造成一股輿論力量,逼著喬翠花同意分家的事情。

    現在,婦聯的人只要同意去村里調查,她就往勝利的路上邁進了一步。

    想到這兒,佟妮抹了一把眼淚,怯生生地問:“張主任,你們什么時候能派人過去???我現在都不敢回家了,我婆婆說她要打死我,還要賣了我的孩子?!?/p>

    張梅捏了捏手中的筆,“最遲明天?!?/p>

    得到肯定的答復后,佟妮謝過張主任,抱著孩子就走出了婦聯大樓。

    身后,剛剛坐在張梅辦公室的那個年輕人,遠遠地跟上了她們母女二人。

    年輕人叫江陵,是江城日報的記者,他這次來鳳慶縣是為了采訪當地婦聯工作的,沒成想在張梅主任的辦公室里,聽見了母女二人的遭遇,當下駭然。

    為什么男女平等這么多年了,婦女在家里的地位還是如此低下,為什么女童會被奶奶嫌棄甚至賣掉?

    一想到這些,江陵的拳頭漸漸捏緊。

    他不遠不近的跟著母女二人,心底久久不能平靜。這對母女瘦的讓人揪心,像是風一吹就能倒似的。

    在路過一個國營商店時,他趕緊進去給她們買了點兒吃的,有水果罐頭和饅頭,準備一會兒找到合適的時機,把自己的心意送上去。

    可是,漸漸地,他跟著母女二人走上了河堤。江陵心中咯噔一下,覺得事情不妙,這母女二人不是要尋短見吧!

    他心下大駭,緊跑了兩步追了上去。

    然而眼前的一幕,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。

    就見母女二人席地而坐,一個人抱著一個大雞腿,正吃的香噴噴!

    兩個人手中還各拿著一罐自己見也沒見過的飲料,吃的那叫一個開心,笑的那叫一個痛快。

    ......

    江陵低頭看著手上的罐頭和饅頭。

    他有了一種被欺騙的感覺。

    江陵面色如鐵,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,他迎著母女二人走了過去。

    他拎著裝罐頭的袋子,冷哼一聲:“吃的挺香啊,沒想到你還挺會演的。前一秒在張主任辦公室里哭的梨花帶雨,說自己多少天沒吃飯了,現在就啃上雞腿了?!?/p>

    佟妮一抬眼,看見了男人的大長腿。

    她認出來這雙腿正是在張梅主任辦公室里見到的那一雙。

    沒辦法,太帥了,過目難忘。

    再往上看,又看見了男人俊朗的外表,嘖,上半身也如此優秀。

    佟妮暗地里吹了聲口哨。

    張小花看見陌生男人對媽媽發難,爬起來就往佟妮懷里撲,“媽媽,我怕!”

    江陵心中一沉,眉眼輕蹙著,頓時后悔自己不應該在一個孩子面前這么說她的媽媽。

    而與此同時,她的眼角倏然流淌出一串眼淚。

    緊接著,又狀似慌忙拭去了。

    佟妮帶著哭腔,緊緊地把張小花抱在懷中,幽怨的目光落在江陵臉上。

    “這位同志,我和我女兒已經餓了幾天了。這是用我在廠里的合法所得買的,有什么問題嗎?”

    江陵被問的一怔,要是這樣的話,那確實沒什么問題,反而自己這個問題問的很有問題。

    張小花狠狠地看著江陵,她從佟妮懷里鉆出來,伸直雙臂,把佟妮緊緊護在身后。

    “我媽媽剛被奶奶和叔叔打了,她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,你,你也是壞人!”

    看著相依為命的母女二人,江陵的心軟了。

    “對不起,是我誤會了,我向你們道歉?!?/p>

    他蹲在孩子面前,把自己買的罐頭遞給張小花,孩子看也不看,別過頭去又鉆進了媽媽懷里。

    “你們剛才在婦聯說的,我都聽見了。我是江城日報的記者,我叫江陵?!?/p>

    一聽見“記者”二字,佟妮的眼睛頓時放出神采。

    如果喬翠花和張國邦的惡行能夠曝光,輿論影響能夠進一步擴大,不止自己分家的事情能夠盡快解決,還能讓更多婦女知道,反抗才是唯一的活路,忍氣吞聲只能助長惡習的滋生。

    她收起眼淚,抱著孩子,懇求道:“江同志,我能請你幫一個忙嗎?”

    江陵想盡快將功贖罪,用力點點頭。

    “你能不能采訪我?把我家的事情登在報紙上?!?/p>

    江陵吃驚的看著眼前瘦弱的女人,身為記者,他見過太多“家丑不外揚”,每次想要采訪當事人,但凡是這種不好的事情,嘴皮子都快磨爛了,當事人也拒絕見報。

    “你,你確定?”江陵有點不敢相信。

    佟妮篤定的點點頭,“我要讓婦女同志們知道,被打罵不是自己的錯,而是施暴者的錯!還有,拐賣兒童是要坐牢的!”

    佟妮的形象,在江陵眼中瞬間高大了起來。

    “同志,你非常了不起?!苯曦Q起大拇指。

    于是,三人席地而坐,江陵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,把佟妮這些年的經歷一一記錄下來。

    聽到張小花并不是佟妮親生的孩子,而她卻對孩子傾注了這么多的愛心,江陵對眼前女子的敬佩又更加多了一層。

    “砰”,江陵合上了本子,“為了讓事件盡快上報,我現在和你去一趟上河村?!?/p>

    佟妮心中大喜,她正愁不知道今天該怎么回去呢。

    三人回到張家的時候,天色已經逐漸暗沉下來,吳鉤西掛,在天邊一角高高亮著。

    見佟妮回來了,喬翠花抄起門邊的掃把就追打了出來,一邊打嘴里還一邊罵:“賤蹄子!讓你敢分家,讓你敢丟我張家的臉!”

    聽見動靜的張國邦也躥了出來,今天在佟妮身上吃的虧,他發誓一定要打回來!

    誰料他剛跑到小院,就見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護在了佟妮身前,奪過了喬翠花手中的掃把,一把扔在地上。

    張國邦看懵了,不敢再往前走,這男人來路不明,又比自己高大,還是看看再說吧!

    喬翠花也懵了,看看佟妮,再看看這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小白臉,嚎叫一聲:“好??!難怪你這個賤蹄子口口聲聲要分家,敢情早就找好了下家了??!野男人都領回家了!”

    見沒人過來,喬翠花抬高了聲調,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來,“來人??!還有沒有天理啊,我的命怎么這么苦??!”

    最新推薦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无套内谢极品少妇
    <nav id="qkuso"></nav>
  • <xmp id="qkuso">
    <menu id="qkuso"><tt id="qkuso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qkuso"></nav>